当前位置:文库下载 > 所有分类 > (身无分文的直销生存录)
侵权投诉

(身无分文的直销生存录)

直销生存录

身无分文的直销生存录

2000年春节,我和陈明元身无分文的从重庆老家来到昆明。昆明在我心目中是一个鲜花的天堂,但要在身无分文的情况下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城市生存下来并实现发展,不管是在天堂还是在地狱都将面临着可能被饿死的同等压力。

走出昆明南窑火车站看着街头形形色色讨饭的人,我兴庆那本早就已过期的《少男少女》学生记者证,是它帮我们在火车上很简单就实现了白吃白住,使饱着肚子的人暂时不会去做乞丐。

解决吃住是首要的生存目标。我们没有亲戚处可去、不了解昆明的交通也更不知道昆明的人才市场在什么地方、就想要临街一家家店去找工作同样是不太实际的。我们所能选择的是不需要进行过多分析就可以得出的路――只能通过报纸的招聘和小的职业中介找工作(所有人才市场是要门票钱的就更不说我们专门没带文凭的事了,所有职业中介所也是要收费的,只不过在小中介才有可能得“同情”有可能免费介绍工作给我们)。

火车站广场卖报的人特多,我们提着包找上了个四川口音的看起来较忠实的中年男人说明我们所处的情况,借他卖的报纸看一眼,找一下招聘。大概因为是老乡的缘故,他对我们的确很热情友好,报纸上的招聘没找到合适的,他让我们跟去见他老板(昆明报纸

行业里所谓的区域发行主任,实际上就是一个卖报纸的小经销商)先跟他卖卖报纸,解决眼前的吃住问题。

可能是我没像同行一样找到一个让路人动心的市俗的叫卖点(比如中国要打台湾了,陈水扁又发布台独、又什么杀人、强奸或抢案),这一天我只卖出了9 份报纸加起来有不到两块钱的赢利。陈明元倒是卖了几十份,才使我们这一天没有饿到肚皮。

第二天我们一大早就跟着别人依旧到南窑火车站卖报(当南窑火车站路口就有一个由几家小职介所组成的南窑人才市场,这个市场很不规范小职介所的人员全到火车站的路中拉像外地来打工的过路人去小职介所找工作好赚中介费。)。一个上午我的报纸没卖出几份到是与小职介所拉人的重庆老乡成了熟人,重庆老乡免费为我们找了一条提供住宿的推销员招聘信息。记下招聘单位的地址电话,我和陈明元手里抱着几份报纸(在外地认老乡的好处是就可以实现报纸赊销),边走边问从了近两小时找到了在昆明动物圆旁的圆通北路一所大学宾馆最顶层的招聘单位“深圳九成实业有限公司昆明分公司” 我们通过公司三个人(后来知道,两个男的一个是经理姓曹是四川人,另一个投钱建立昆明分公司的姓陈湖南人,女的是财务是姓陈的情人姓秦我们叫她秦小姐,他们是在成都一个叫长东的直销公司认识的经理曹和财务秦小姐是长东做直销做得很好的高级直销员。秦小姐在做直销业务时认识了姓陈的湖南人后动员经理曹带着他自己的几个核心成员到昆明由姓陈的湖南人出了万多块钱搞起了“深圳九成实业有限公司昆明分公司”他们的货袋装的飘莎洗发水就是找昆明广丰市场

第1页

猜你喜欢

返回顶部